程序员的资源宝库

网站首页 > gitee 正文

云原生明星企业 Weaveworks 倒闭,Sealos 瑟瑟发抖?

sanyeah 2024-04-03 18:40:05 gitee 6 ℃ 0 评论

同为云原生领域的创业者,我是否已经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?Mesos(Mesosphere/D2IQ) 前不久刚倒下,这又来了一个,我对失败的案例尤为关心,为了不重蹈覆辙,通过仔细研究和认真思考,来谈谈我的想法。

Weaveworks 历程

2014年:成立初期,Weaveworks 完成了来自 Seedcamp 和 Y Combinator 的种子轮融资,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投资。

2015年:Weaveworks 完成了 A 轮融资,由 Accel Partners 领投,融资金额为 1500 万美元。

2016年:Weaveworks 完成了 B 轮融资,由 GV (Google Ventures) 领投,融资金额为 1500 万美元。

2017年:Weaveworks 完成了 C 轮融资,由 AWS (亚马逊网络服务) 领投,融资金额为 2500 万美元。

2019年:Weaveworks 完成了 D 轮融资,由 Sonae IM 领投,融资金额为 2500 万美元。

(以上信息来自 ChatGPT,可能不准确,但是应该大差不差)

公司的开源产品 Flux 是一个 CI/CD 平台,推崇 GitOps。

整个融资节奏不错,融了这么多钱,而且公司年营收也曾超过千万美金。

成本不可控

大部分公司都死于现金流断裂,这是最重要的外因,Weaveworks 堆了 200 人,以 20w 美金每人每年计算,就需要烧掉 4000 万美元,这样确实融资的钱就不够烧多久了。(还是中国的人力成本好,国内出海的公司这块具备天生优势。)

Weaveworks 核心收入来源还是服务大 B,这块有个特点,就是几乎很难绕开定制化,重售前/售后,销售成本极高。所以并不是假设把人员裁减到一定数量就能持续发展的,这种方式服务大 B 数量多了自然人员数量就上去了,把人减少,营收也就下去了,二者不可兼得,怎么样都不可持续。

这里特别是在产品不够成熟和不够标准化时去服务大 B,那简直就是灾难,会彻底沦陷为一个外包公司,单纯出卖人力。而且 GitOps 产品服务大 B 时可以想象的到一定出了不少人力帮助用户做云原生化改造,这就要了解用户业务场景,帮助写编排文件等,沟通协作成本出奇的高。这点我在 2022 年刚创业时有过透彻心扉的体会。

我觉得在早期时你的产品一定要想办法面向那些直接使用的用户,或者更直白一点,企业有开发者和决策者,你不能在早期发展时就去考虑决策者的需求,这会让你的产品体验一塌糊涂,因为他们并不会直接使用你的产品,给你有用的反馈。不要想着产品还没成熟就去立标杆,你立不起来。所以 Sealos 一定要选择一个直接面向开发者的场景,有了一定成熟度的时候再去服务大 B,这个标志点是大 B 的定制化需求占比非常少。

竞争格局

Weaveworks 的产品面临着非常严峻的竞争挑战,前狼后虎,有传统的老掉牙垃圾 Jenkins,新星 Drone (本人最喜欢的),云原生领域知名的 Argo CD,做 GitOps 最有优势的代码托管仓库 gitlab runner,github actions,虽然 Flux 很优秀,但是无奈竞争对手都是天花板级别,而且像 github actions、gitlab 这种掌握着入口,就真的怎么想都很难打。

公司死掉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创始团队丧失了信心,现金流这种事不会是根本原因,如果团队或者创始人还是有信心那遣散成员,拿着点生活费依然还可再战,Notion 就是个例子。

是我的话单凭 Flux 是真的难给我能做成的信心,要么转型做其他产品,因为这个领域格局已定,Mesos 也是一样的,K8s 已经彻底统治,创始人和团队肯定都知道大势已去,只有转型和放弃两条路可以走。

市场天花板 - 云原生真的是个好市场嘛?

我多次有过观点:用剑高手,手中无剑。云原生真的要想强就得忘掉云原生!忘掉 K8s!忘掉容器!我很少把 Sealos 定位成云原生啥啥啥,或者容器平台啥啥啥。

说白了 K8s 自己目前还在鸿沟前徘徊,选择在这个领域创业本身市场体量就不大,任何一家企业懂 K8s 的人不会超过 10%,如果用你的产品有个前提是懂 K8s 那对不起,市场就变得非常局限了。所以现在回过头来看云原生领域的创业公司,做大做强的几乎没有 Rancher 6 亿美金卖给了 SUSE 已经算非常不错的了。

Weaveworks 在本不大的市场中再做一个 GitOps 的细分,就是难上加难了。

但是 K8s 很强,是个核武器,缺陷也很明显,就是与大部分企业的现有体系是割裂的,所以必然有道鸿沟,如果真的能让他进入大众市场,那这个市场会被放大十倍到 100 倍。

其实和 Linux Kernel 一样的道理,真正让 Linux 普及到各个企业的是各种发行版,K8s 生态出奇的相似,K8s 本身你是提纯了的铀,需要压力,高温等才能真正爆炸。发行版要做的事就是减少企业原有技术体系与新技术之间的割裂,或者把事情变得非常简单。

不要和用户去扯一个自己都没有定义清楚的概念,累得很,直接告诉用户能干啥,怎么干。

我的感觉就是目前正处于这个引爆点阶段,当小白团队都能实践这些技术的时候就是真正大爆发的时候,恰逢大模型的崛起,基础设施也有了洗牌的机会,又会有很多新的应用出来,而新应用还采用老的技术的话必然难以在竞争中取得优势。

总结一下就是在云原生领域做一些降门槛的事,让这个技术普惠,有非常大的机会。

九死一生

说创业九死一生那绝对是乐观了,99 死 1 生差不多,要想持续活下去:

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必须有足够强的心力原力。

大部分创始人是开始时信心十足,随后随着被社会毒打,暴击,最终一点点消磨,然后彻底放弃。很多就非常依赖外界的正向反馈 (融资成功,营收增长) 来提供持续动力,这种很难经受的住真正的挑战。

这里我有亿点点心得,Sealos 从 2018 年开始写快六年了,为啥能如此坚定?

第一,降低自己的心里预期,很多时候你的失望来自于你的预期,你想百亿美金估值,你想创造巨大价值,等等,现实的差距把你打回原形之后你就开始扛不住了。而我的心里预期很低,最坏情况是回农村写代码,没什么大不了,也就没什么可怕的。心怀天下,脚踏实地,这样每一个小小的收获都会给到自己激励,让信心增加。

第二,看路别看树,更别担心撞树上,越担心会越撞。你从山上滑雪下来,有很多树,你的目光应该聚焦在那条小路上,因为创业几乎全是问题,这些问题太分散你的精力不行,你并不需要把所有树砍了才能滑雪。更不能让这些问题给你带来心理负担。

第三,绝对的信仰,这个很难,一般人都没有,我之所以可以非常坦然面对问题,是因为我是 “决定论” 的坚定信奉者,未来所有的事都是被决定的,你连你的一根头发一个小时之后在什么位置都改变不了,这种信仰是所有问题和负面情绪的粉碎机,强大到难以置信。

只要创始人没丧失信念,就没有失败这一说,资源多有资源多的打法,没钱也有没钱的办法,创业本来就是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把事做成。资金链断裂什么的其实都属于外因。

Tags: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